<big id="flaoy"><nobr id="flaoy"></nobr></big>
  • <strike id="flaoy"></strike>
    <center id="flaoy"><em id="flaoy"></em></center>

    1. <th id="flaoy"><option id="flaoy"></option></th><code id="flaoy"><nobr id="flaoy"><sub id="flaoy"></sub></nobr></code><code id="flaoy"><nobr id="flaoy"><sub id="flaoy"></sub></nobr></code>

      <tr id="flaoy"><li id="flaoy"></li></tr>
        1. 永康環訊人才網歡迎您!   會員登錄
          用戶登錄
          用戶名:
          密   碼:
            忘記密碼?
           
          熱門搜索關鍵詞
          客服熱線
          職業指導

          “計稅工資”的利弊

          來源:環訊編輯部 點擊:24961

          由于機關和事業單位增加工資大局已定,許多有效益的企業已經開始醞釀工資調整事宜。但是,許多國有企業在每一次考慮增加工資的時候,都會遇到“計稅工資”的困擾。這次也不例外,企業一方面要算計拿出多少錢用于增加職工工資;另一方面還必須算計增加了工資后,要同時拿出多少錢來用于多交企業的所得稅。

           

          所謂“計稅工資”,是指政府有關部門按現行的稅收政策對不實行工資總額與經濟效益掛鉤辦法的國有企業和集體企業劃定一個地區統一執行的人均工資標準,當企業一年中所支付的工資按職工平均計算超過了這一標準的時候,有關部門要將所超過的工資部分視同利潤,對企業的納稅所得額進行調整,讓企業相應多交一部分企業所得稅。引舉意圖,一是為了引導企業實行工效掛鉤,已經實行的別輕易退出;二是為了約束和限制非掛鉤企業的工資增長。企業可以自己決定增資,增加的工資也可以進成本,但是必須同時多交稅;三是這種用稅收調整企業工資水平的辦法比個人所得稅省事,事例對企業征收的方式比較穩妥,征稅有保障,而且在個人所得稅之外又多了一道控制工資的屏障,對“工資侵蝕利潤”、防止國有資產流失有好處。

           

          我們應該相信,有關部門實行“計稅工資”辦法的主觀愿望不錯。“計稅工資”在國有企業工資分配的自我約束機制尚未健全的時候,確實可以從外部對企業施加一定的壓力,彌補約束力的欠缺,抑制企業工資的增長。除此之外,由于“計稅工資”對工資水平較高的企業的工資增長有更強的稅收限制,所以對控制企業之間工資差距也能產生一定的作用。但是,我們也應該看到,“計稅工資”本身和現行辦法存在很多缺陷,不僅部門之間有爭議,而且受到很多專家學者批評,企業方面尤其難以接受。

           

          “計稅工資”是我們自己創造出來的,在其他國家尚無使用的先例,其原因在于這種通過直接向企業征稅限制企業工資增長的方式不合理。如果企業自身的工資約束機制有問題,最好的或最有效的辦法應該是在企業內部找原因,通過相關的改革措施進行糾正,強化其自我約束能力,這是治本的辦法,這是依賴征稅所不能解決的。實際上,如果企業自我約束能力很差,“計稅工資”的作用仍然難以發揮出來,甚至會適得其反。比如:我們有的企業為了對付“計稅工資”,把工資水平增上去之后,通過做假帳,通過隱瞞利潤,讓利潤消失得無影無蹤,甚至把盈利做成了虧損,幾乎讓你一分錢都征不到。這樣,企業的行為反而變得更加扭曲,更加可怕。我們早已建立了個人所得稅制度,雖然還有很多缺陷,征稅效果還不理想,但象其他國家一樣,我們畢竟要依靠它來行使調節社會各類成員工資和收入水平的職能。

          現在我們同時采用個人所得稅和“計稅工資”辦法,不但對工資收入有雙重征稅之嫌,而且更重要的是會使掙工資的企業職工處在相對不利的地位,使工資這種勞動收入在社會收入分配中的份額減少,地位下降。在個人所得稅主要靠單位代扣代繳職工的工資收入,而對其他收入的稅收征管尚不理想的狀況下,企業一些職工的工資收入再受到“計稅工資”的限制,甚至還要交稅,于情于理,怎么也難說得過去。面對這種頗為令人尷尬的狀況,如果有人總是一味強調企業自我約束能力差,仍死抱著“計稅工資”不放,那么他會不會想到,企業分配行為可能更加扭曲,有可能把本應在工資內分配的轉移到工資外去呢?這對企業逐步形成工資分配的自我約束機制有好處,還是有壞處呢?實際上,早就有不少企業一直在這么做了。

           

          “計稅工資”辦法在實施過程中也有不合理問題。許多地區的“計稅工資”標準一直很低,大大低于當地職工平均工資的實際達到的水平。有一個地區,職工的全年人均工資已經達到12000元以上,可批準執行的“計稅工資”標準只有7000多元,相比之下,兩者況差了4000多元,也就是說,這4000多元都要視為利潤,都要作為企業交納所得稅的基數“計稅工資”標準定的如此之低,不但嚴重脫離實際,而且是把越來越多的企業卷了進來,把越來越多的職工工資額攤了進來,作為征稅的對象。

          如果說,“計稅工資”本應調節的是工資水平偏高的企業,現在卻把不該調節的企業和不該調節的職工工資收入也放到里面進行限制。顯然,其調節目標已經出現偏差,只能使企業對此更加反感。特別是那些人員精干和人員素質較高因而整體工資水平較高的企業,由于不能在全部職工中分攤較高的工資,那么只有比別人多交稅了。由于改革形勢的發展,有越來越多的國有企業已經建立或將要實行現代企業制度,加上各方面改革措施逐步到位,以及買方市場和日益激烈的市場競爭給企業經營帶來巨大的壓力,使企業在工資分配方面的自我約束能力大大增強,外部制約因素更多更大。同時,我們現行的主要依靠行政控制的工效掛鉤辦法原來就是決定企業工資的一種過渡措施,除了一部分企業仍然適用之外,有大批企業已經或將要放棄現有方式,選擇更適合自己的其他工資決定措施。因此,我們沒有必要再用“計稅工資”辦法,非把企業往現行工產兒掛鉤的路上引,這樣反倒使企業不知所措,或者放棄自己的理性選擇。目前,我們倒是應該反思一下,讓“計稅工資”繼續實行下去到底還有什么好處?

           

          本站部分文章轉自互聯網,如有發現侵權請及時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內刪除!


          青娱乐盛宴